爆炒鮮橙

考虑过鲜橙罐头的感受吗?

【狛日】SAKURA

*very短的短篇
*架空设定,大概是幼驯染那样
*视角迷之突变、不知所云系列

四月莺飞,樱潮从南到北地卷过日本各洲,此时南方花期正盛,而北地还留着一些冬日末了的寒气,催得刚生的樱花花朵的嫩粉色更加清淡。
一天后是樱祭,日向创没有赏樱的心思,就刻意绕过了去向公园街的人潮,漫无目的地在祭典上闲逛。印着樱花的挂帘垂了一路,他就赏了一路,俱是模板一样死气沉沉的花形。想买一盒草饼,店主笑吟吟地告诉他只营樱饼,说是契合祭典可以直接送他一盒,这样的好意没有办法不受,人群中总有莹莹的粉意,他显得有点格格不入。
樱饼清甜的气息钻进日向的鼻子里,大概樱花的成分只有五分之一吧,但是闻起来有些不舒服,这让他想到路口那棵枝繁叶茂的樱花树,清甜顿时腻起来,织成猩红猩红的血色,好像血肉盖在他的嗅觉上了。
有点想吐。
一只草饼突然从他右边递上来,日向抬起头,看到绵绵的白色头发下干干净净的一张笑脸。
“谢谢。”
人来得太巧合,虽然有点别扭,但是艾草的味道让他相当舒心,也就毫不生疏地接过来。当草饼的气味完全盖过樱花的时候,他听到对方在轻声说话。
“一个完全不血腥的故事能把你影响成这样,我也没想到。”
“……不是影响吧,这个反应还算正常。”
就像小时候被鬼故事吓到睁眼一晚上,结果被起夜的狛枝发现了一样,后者总能够准确抓到这种尴尬的时机,平平淡淡地指出来,再平平淡淡地绕开话题。
“所以去吃巧克力香蕉吧。”
果然就绕开了。日向创一边觉得巧克力味道太甜,一边想着怎么拒绝,毕竟刚刚压下了那股若有若无的腥味,可能需要稍微酸点或者辣点的食物才好。至于什么不血腥的故事,或许不能称之为故事,顶多算是大多数人都知道的典故而已。

起因是狛枝凪斗在路口的樱花树下葬了只奶猫。
咖啡色的毛皮,中间有几块黯淡的奶白斑点,瘦得突出一截嶙峋的背骨,想必抱起来不太舒服。
“把它埋在樱花树下,也能够养一段时间了。”
他埋着头,捧着一捧夹带落英的泥土,稀稀拉拉地往简陋的坟冢上盖去。站在他身后的人沉默了好长一段时间,就像吊唁一样安静。这场心照不宣的葬礼在狛枝伸手折下一簇树枝插到泥土里时宣告结束,司仪拍拍手,转头露出一点轻松的笑:“日向君还是觉得樱花树不适合当作坟墓吗?”
被点到名字的人皱皱眉头,有点生硬地说:“我只是觉得它应该安息。”
“明明之前说是不相信那种传说呢,吸食血肉什么的。不过腐烂的东西本来就应该是美好事物的养分,不用太介怀吧。”
说完之后狛枝的表情突然严肃了一下,伸出手点在日向锁紧的眉心当中,既没有露出劝导的态度,也不是什么告诫的语气:“况且不知道多少即将凋敝的东西选择在这里结束掉,你看。”
日向创随着狛枝凪斗的指尖看过去,这时他们已经退了一段距离,可以看到樱花树的枝叶几乎要探到另一边的街道上,顶端伸出无尽的生机,花朵极艳极绮丽,正开得灼灼。
“她长得多好啊。”
樱花树下多枯骨。

“知道你最吸引我的一点是什么吗?
“深陷世俗,庸庸碌碌,就好像不知道周围那样多的尸骸一样,一边想着把自己摘出去,一边融入在其中。跟我很相似呢,不过我是自己想要融入的。
“这样多的尸骨,会养育出多么勃勃的樱花树来啊。”
狛枝的眼睛在灯火下通透得好似琉璃,温和、又闪着冷冰冰的光,亟不可待地要把日向创拉进他构筑的深渊里。
“你是我想看到的那棵樱花树,日向君。”

——就算我要被树根拖到泥土里抽干净血肉骨髓,也不可惜。